夜十七

业余

苍白。

我,原本只是一座雕像
我,只能被放在广场上
我,不敢奢求任何希望
我,深爱着每一个早上
当日暮的时候
我的石头心脏也在变得感伤
是命运让我在这时与她相遇
他蹲在我的身旁独自歌唱
我的手与身体连在了一起
我不能去拥抱她
我被做成了诗人的模样
我被赋予了虚伪人类的高尚
我想要有人能来安慰她
那个人不会是我
因为我的嘴不能说话
她还在哭
太阳还在继续下降
我望见血一般的夕阳
将她慢慢笼罩
我见过许多人的悲伤
也见过许多人的死亡
人类那百年的生命对于坚硬的我来说
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但没有人的歌声可以这么悲伤
战争终于将这座城市笼罩
所有人都在逃亡
所有人都在祈祷
不远处的火海掀起了海啸
她再次出现在我的身旁
在我的身旁歌唱
她为所有将逝去的东西感到悲伤
她为一切已经过去的事感到悲伤
她为我的僵硬感到悲伤
我眼看着她拥住我冰冷的身体
与我一起葬身在火海之中
我名为苍白
这是造出我的工匠给我起的名字
我这样说到

我名苍白,只求唯美

评论